那里也可以买欧冠比赛的app

  说起来,明星有自己的经纪公司,哪怕接广告接得手软,也没有天板花限制。但,羽生结弦的身份却是一名运动员。运动员就有运动员的管理组织,就需要遵守相应的规定。

那里也可以买欧冠比赛的app

  索契冬奥会夺冠后,羽生结弦的广告代言行情达到了3000万日元(约合30万美元);平昌冬奥会蝉联冠军后,飙涨到了6000万-8000日元(约合60万-80万美元)。光是包括“野兽猎人”在内的两支广告,就让他轻轻松松有了超过1亿日元(约合100万美元)的收入——但距离所谓100亿日元,差的不是一个数量级。

  奥瑟是是培养出金妍儿的一代名师,外界推测其月薪达到了6万美元,一年就是72万美元;羽生的教练团队是“三人组”,所以这笔费用,一年就接近200万美元。



  5976名——这是在日本举行的国际滑联花滑大奖赛NHK杯,在22日开幕日,涌入札幌真驹内滑冰馆的观众人数。

  除此之外,还有冰上表演的商演收入,为某国际洗浴用品巨头代言的广告收入,来自东家全日空的支援性收入,钱的来源还是相当多样化的。据了解,作为两届冬奥会男单冠军得主,羽生结弦参加一次公开表演,可获得5千美元的表演收入。

  这些观众,绝大多数是冲着羽生结弦来的——两年前,羽生结弦从平昌冬奥会凯旋而归,仙台庆祝仪式就曾吸引超过10万人到场,虽然两者不可比拟,但这一数据,已经达到了这座室内场馆的极限。

  总之,大奖赛分站赛的冠军奖,在1万-2万美元。而大奖赛总决赛冠军奖金,也只有3万美元。世锦赛冠军奖金略高,为5万美元。这样的金额在普通人看来高得有些遥不可及,但花样滑冰,原来就是一项超级“耗钱“的运动。运动员要支付训练费用,要购买服装考斯滕,这些,都是分分钟把口袋掏空的节奏。

  这下,你可以明白,为啥羽生结弦每次被外界拍到,总是裹着简单的黑色训练服,或者,干脆直接就披着日本花滑队队服了吧——粉丝遍布全世界的羽生结弦,他的收入,真的并不像你想像的那么高。

  而人美心善的羽生结弦,自从2011年日本东北大震灾以来,一直在源源不断地向灾区捐款。据说这是羽生父亲的言传身教,他父亲是一名中学校长,地震后一直在关爱灾区儿童。

  而人美心善的羽生结弦,自从2011年日本东北大震灾以来,一直在源源不断地向灾区捐款。据说这是羽生父亲的言传身教,他父亲是一名中学校长,地震后一直在关爱灾区儿童。

  统计下以上收入:全年奖金15-20万美元;冰上商演1次5千美元;广告代言收入150万美元,签约全日空50万美元。



  5976名——这是在日本举行的国际滑联花滑大奖赛NHK杯,在22日开幕日,涌入札幌真驹内滑冰馆的观众人数。

  而人美心善的羽生结弦,自从2011年日本东北大震灾以来,一直在源源不断地向灾区捐款。据说这是羽生父亲的言传身教,他父亲是一名中学校长,地震后一直在关爱灾区儿童。

  有消息称,在平昌冬奥会蝉联奥运冠军后,羽生结弦此后三个月就“吸金”100亿日元(约合1亿美元),代言行情已经超过了日本一线明星,被封为日本滑联的“摇钱树”。

  2017赛季是平昌冬奥会赛季。话说,如果不是因为在NHK杯赛前训练中受伤,错过了之后全部的赛事,直到在平昌直接亮相短节目比赛,羽生这一年的奖金,或许还能更高一些。

  据了解,羽生结弦的年收入是这样构成的:1)大赛奖金;2)冰上表演演出收入;3)与数家企业签署的广告代言收入;4)来自东家全日空(ANA)的支援;5)售卖个人物品、写线赛季为例,羽生结弦获得的奖金如下:

  有消息称,在平昌冬奥会蝉联奥运冠军后,羽生结弦此后三个月就“吸金”100亿日元(约合1亿美元),代言行情已经超过了日本一线明星,被封为日本滑联的“摇钱树”。

  此外,如同任何一名世界级的花滑选手那样,羽生的战袍是高级定制的。羽生每个赛季都需要准备四套考斯滕,分别是短节目和自由滑,并且要有备用。而他的考斯滕也非名师定制不可,自2010年起,羽生把考斯滕制作拜托给了他崇拜的前美国花滑明星乔尼-威亚特别定制。这笔费用,高达一年4万美元。



  5976名——这是在日本举行的国际滑联花滑大奖赛NHK杯,在22日开幕日,涌入札幌真驹内滑冰馆的观众人数。

  此外,如同任何一名世界级的花滑选手那样,羽生的战袍是高级定制的。羽生每个赛季都需要准备四套考斯滕,分别是短节目和自由滑,并且要有备用。而他的考斯滕也非名师定制不可,自2010年起,羽生把考斯滕制作拜托给了他崇拜的前美国花滑明星乔尼-威亚特别定制。这笔费用,高达一年4万美元。

  再看来自全日空的支援。羽生结弦目前还是一名早稻田大学的学生,平昌冬奥会之前与全日空签约,一年可入账30万美元——而在蝉联冬奥会冠军之后,羽生身价飙升,传闻其与全日空的合约涨到了一年50万美元。

  金妍儿2013年全年赚了1300万美元,其中高达9成的收入来自赞助商。当年她代言了超过200个品牌,广告商愿意花高价请她代言是因为她的“粉丝效益”。

  说起来,明星有自己的经纪公司,哪怕接广告接得手软,也没有天板花限制。但,羽生结弦的身份却是一名运动员。运动员就有运动员的管理组织,就需要遵守相应的规定。

  金妍儿2013年全年赚了1300万美元,其中高达9成的收入来自赞助商。当年她代言了超过200个品牌,广告商愿意花高价请她代言是因为她的“粉丝效益”。

  索契冬奥会夺冠后,羽生结弦的广告代言行情达到了3000万日元(约合30万美元);平昌冬奥会蝉联冠军后,飙涨到了6000万-8000日元(约合60万-80万美元)。光是包括“野兽猎人”在内的两支广告,就让他轻轻松松有了超过1亿日元(约合100万美元)的收入——但距离所谓100亿日元,差的不是一个数量级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